当前位置:首页 > 徐州新闻 > 要闻 > 正文

传统文化赋能美好生活

2021-04-08  来源:中国徐州网-徐州日报  作者:  编辑:崔东宁
  宋徽宗赵佶《听琴图》。
  徐州琴家在雅集活动中。
  徐州汉乐乐团《汉乐华章》表演。徐报融媒记者 徐剑 摄
  2007年徐州琴友在显红岛演奏《关山月》。
  上月在徐州美术馆举行的古琴音乐会。徐报融媒记者 孙井贤 摄

中国徐州网-徐州日报讯(徐报融媒记者 张瑾)转合间清风朗月如临其境,起伏里寒山钟鸣轻远悠扬……

上月,一场以“太古遗音”为名的古琴音乐会上,12位全国知名琴家聚集徐州美术馆,为现场数百位琴友一展雅乐风采,在网络直播中吸引了8万人次观看。

其实,古琴在汉时的徐州便是风尚。两千年后,携带着楚风汉韵的古琴再度在徐州流行,给现代人的精神生活带来沉静与诗意,也增强了人们内心深处对中华文化的亲近与自豪。

两首宫廷琴歌

两位帝王的性情之作

2014年3月,沛县人郝敬春制作的沛筑作为国礼赠送比利时,令徐州人骄傲。古琴比沛筑历史更久,可以追溯到上古伏羲时代,有“炎帝”“黄帝”“尧舜”和“神农造琴”说。“琴”即今人所说古琴,“古琴”是上世纪初才有的说法。史载琴在春秋时期已盛行。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2000年前,大汉开国皇帝刘邦平定叛乱后回家乡沛地时,起舞吟唱《大风歌》,动情处,“慷慨伤怀,泣数行下”。

刘邦即兴抒怀的《大风歌》,后被宫廷乐师编为琴歌,即古琴伴唱,载入了中国音乐史。2020年,徐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推出由屠洪刚演唱的《大风歌》新版MV,堪为汉代琴歌的“升级版”,经央视《经典咏流传》播出,令人震撼。

汉初与民生息,经济、文化繁荣,涌现出许多音乐人才,师中便是汉武帝时有名的琴家。《江苏艺文志·徐州卷》记载,“师中,西汉东海下邳人,传言为师旷后,善鼓琴。”师中著有《雅琴师氏》8篇,此书虽散佚不存,却是我国最早见于史录的首部琴谱专论。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汉武帝由此歌得遇佳人李夫人,宠爱有加。《汉书》载,李夫人病逝后,武帝茶饭不思,召方士宫中招魂,在摇晃的烛影中,隐约有李夫人翩然而至,又徐徐远去。武帝相思悲感,遂作诗曰:“是耶,非耶?立而望之,偏何姗姗其来迟?”

是你么,不是么?站起身看你,为什么还没有到来呢?身为帝王,竟也痴情如此。被武帝召进宫的师中奉命将这一生死追问谱成了琴歌。

音乐的魅力,摄人心魄。因师中的影响,琴在下邳流行甚广。与师中相隔百年的刘向在《别录》记载“至今邳俗犹多好琴,以中故也”。

传承中华文脉

刘向辑录古籍亦论琴

中华文明五千年不绝,离不开文字的传承。今年走红的央视名栏目《典籍里的中国》中,秦吏伏生舍命护《尚书》的故事打动了亿万观众。在汉代的徐州,楚元王刘交的四世孙刘向和他的儿子刘歆对典籍的贡献也可谓彪炳千秋。

汉代被学界认为是徐州历史上的第一个文化高峰。《江苏文库·史料编》主编、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江庆柏赞汉代的徐州人刘向、刘歆父子“在我国古代目录学建设方面的成就值得重视”“受其影响,历代封建王朝都特别重视图书建设,这对中华文脉的传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徐州文史学者田秉锷称刘向、刘歆父子“为天下人整理图书,且开示‘读书目录’,是中国‘图书馆学’的开创者。”

刘向不但对古籍保护有着重要贡献,琴论也高。明《永乐琴书集成》载,刘向《琴说》云:“凡鼓琴有七例:一曰明道德;二曰感鬼神;三曰美风俗;四曰妙心察;五曰制声调;六曰流文雅;七曰善传授。”

又曰:“弹琴之法必须简静,非谓人静,乃其指静。手指繁动谓之喧,简要轻稳谓之静。凡弹调弄,节奏、停歇不得过多,取声用指又须甲肉相兼。若甲多则其声焦,肉多则其声浊。兼而用之,其声自然清润激切。左右手附弦不得绝高,亦不得太下。须精神舒畅形貌闲雅。吟抑不得过度。”

这篇琴论共分两个部分,前面七例讲琴的艺术感染力、民风教化影响、琴学传播等,后部分论弹琴的指法、音色和节奏的处理等,至今被学琴者奉为经典。

在汉代的徐州,比刘向晚生了百年的丰邑人张道陵也是著名的琴家。张道陵奉老子为教主,以《道德经》为经典,创立道教,被尊为张天师。《琴史》记载,张道陵“好古博经史,尤妙抚琴,别得真趣”。

苏轼遗韵泗水

蒋克谦四代人编琴书

古琴音质清、和、淡、雅,应合了文人超凡脱俗的处世心态,是古代士子寄情山水的精神寓所,“君子之座,必左琴右书”。苏轼,这位北宋时期深受徐州人敬重的父母官、文豪,不仅擅长诗文、绘画、书法,而且精于琴学。

《琴经·大雅嗣音》记: “古人多以琴世其家,最著者——眉山三苏(苏洵、苏轼、苏辙)。”耳濡目染的苏轼对古琴及琴乐有着深刻的理解力和鉴赏力。

宋元丰二年 (1079) 正月,贬谪徐州的苏轼与儿子苏迈等人春游泗水畔,来到桓山上的桓魋墓(后被证实为汉代墓葬)。桓魋是春秋时宋国的大夫,曾起意加害孔子。传说桓魋“为石棺三年不成”,孔子因而有感“死不如速朽之愈也”。苏轼不但“使道士戴日祥鼓雷氏之琴,操履霜之遗音”于桓魋墓,还在墓室中放歌,发出“司马之恶,与石不磨”“司马之藏,与水皆逝”的哲学之思。

琴诞生后,在没有科学的记谱方法之前,皆靠文字描述和世代琴人代代相习,直到唐代的曹柔发明了减字谱,古人的琴曲才被广泛记录。宋明时期,随着印刷术的发展,许多古谱得以刊刻。明代徐州人蒋克谦辑录的《琴书大全》便是此时期最经典的琴学文献,也是迄今中国收录古琴曲最多的一部类书。

蒋克谦祖籍直隶徐州,其高祖为嘉靖皇太后之父,他从古代典籍中辑录出琴学文献,编撰后未能付印而传给其子,子再传子。明万历年间,蒋克谦从父亲手中接下修书重任,延请国内琴家,将旧稿参互考订,分门别类,用三年时间编成《琴书大全》。

这部凝聚蒋家四代人心血的巨著共22卷,收录了大量从未见于它书的琴学专论、琴事、琴曲、诗赋、琴谱等,堪称琴学百科全书。

网络连接时空

徐州琴家走向大舞台

在徐州文亭街有一条小巷原名钥匙巷,上世纪中叶,这条外形酷似钥匙的巷子里,徐州一批音乐人在此成立了艺波音乐会,音乐家马可早年是这里的学生。艺波传艺,钥匙巷因而有了艺波巷的新名字。艺波音乐会成员陈家鼐喜好古乐,上世纪80年代在艺波巷家中办班教古琴,许多徐州人就是在那里首次接触到古琴的。

1986年,全国第一个县级古琴学会——铜山古琴学会成立,会长徐永曾师从诸城派琴家李义和广陵派第11代宗师梅曰强。2005年6月,在徐永的倡导下,徐州古琴学会成立,次年在徐州举办了首届古琴音乐会,与会琴友200余人。2007年秋,徐州又进行了首次古琴音乐考级,有4人被评定为古琴10级。

在徐州,古琴表演成为诗会、笔会、文化交流活动中的“雅致”担当。徐州琴友与全国各地琴家频繁开展雅集、交流,营造了良好的古琴学习氛围。古琴脱俗的音质与零基础起点的教学,吸引了老、中、青、幼各年龄层的喜爱。古琴活动融合书法、绘画、茶道、礼仪等,让传统文化润物细无声地在琴事中传播。

成立于2000年的六工坊古琴除古琴传习外,还涉猎斫琴、木艺手作等诸多领域,并在贵州、广州设有分社,坊主陈甲丁每年为来自海外孔子学院的外国留学生进行古琴培训。2019年,六工坊在贵州举办了“万峰流水 大音希声”古琴音乐会直播,点击观看量近8万次,2020年又在徐州举办“木兰花慢 彭城怀古”中国名家新年古琴音乐会,创下在线直播15万人收看的纪录。

随着人们精神文化需求的不断提升,古琴从往日的高冷走向了大众。多次来徐州演出、交流的山东琴家王笑天在徐州美术馆接受采访时表示:“徐州古琴活动丰富,在全国有一定的影响。让更多的人听到古琴、喜爱古琴,古琴艺术便会有更宽广的舞台。”

新闻爆料:0516-82345678  商务合作:0516-85792397 13775881757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