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徐州新闻 > 要闻 > 正文

甩开『农业芯片』卡脖子之手

2021-04-08  来源:中国徐州网-徐州日报  作者:  编辑:崔东宁

中国徐州网-徐州日报讯(徐报融媒记者 何桂香 曲美慧 吴过)4月7日,贾汪区太山脚下的甘薯大棚中,农民们正在忙着育苗。再过十几天,这批种苗将被运往大江南北。

五谷者,万民之命,国之重宝。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人的饭碗任何时候都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我们的饭碗应该主要装中国粮”。继去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将解决好种子和耕地问题作为年度工作重点任务单独列出后,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打好种业翻身仗。

在徐州这样一个农业大市,被称为“农业芯片”的种子产业具有深厚的发展根基,甘薯、小麦、辣椒……一代又一代育种人在田间地头、实验台前,用科技创新甩开育种产业的卡脖子之手,在这场种业翻身仗中深深刻下“徐州赛道”的痕迹。

一棵苗的逆袭

科技,已成为粮食产业竞争的主赛场,而其中角逐最激烈的赛道,就是育种技术。

“产量低、病虫害高、种植困难”曾一度是我国种业的代名词,即使有着“种下就是半年粮”“灾年救活一代人”之称的甘薯也不例外。中国甘薯品种选育起步晚,早期种植的甘薯品种产量低、品质不佳、抗病抗逆性弱,且严重依赖国外品种。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1978年。

徐州农业科学研究所的盛家廉、袁宝忠、朱崇文三位专家,利用当时先进的回交技术,将抗病的“新大紫”与高产的“华北52-45”两个品种进行杂交,希望新品种可以继承亲本的优良性状。在实生苗圃里,6000个实生苗中只选出了一棵,就是“徐薯18号”。

那一年,“徐薯18号”一举淘汰了称霸40余年的日本品种“胜利百号”,有力控制了甘薯根腐病的发生和蔓延,成为我国甘薯育成品种中推广面积最大的品种,也因此摘下了国家发明一等奖的桂冠。

“得感谢黄河泛滥留下的沙质土,更得感谢咱徐州的种子。甘薯蒸熟了,一掀开锅盖就喷香扑鼻。”云闲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冯子宏笑着说:“现在,公司每个大棚每年收入都有十三四万,解决了一大批农民的就业问题。”

“徐薯18号”是我国种业悄然崛起的一个缩影。

据《人民日报》报道,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现代种业发展取得了明显成效。农作物自主选育品种面积占比超过95%,水稻、小麦两大口粮作物品种100%自给,玉米、大豆、生猪等种源立足国内有保障。目前,外资企业占我国种子市场份额3%左右,进口种子仅占全国用种量的0.1%。

一群人的攻坚

一个个香甜的甘薯、一粒粒饱满的麦子背后,是一代又一代徐州育种人的不懈努力。

自1980年调到徐州农科所,马代夫就踏上了甘薯育种科研之路。那时我国的甘薯种子一直来自日本,抗病能力和产量较低。马代夫下定决心,要“为中国提供原创的甘薯新品种”。

为提高甘薯育种水平,马代夫每年带领课题组奔波于全国十多个实验基地,嫁接培育200多株亲本,播下3万余粒实生种。在同事的记忆里,马代夫的双休日、节假日多数都在试验田和实验室度过,一年365天几乎每天都在工作。

在带领团队经过无数次试验之后,马代夫终于成功研制出甘薯脱毒新技术,产量提高了近20%,震惊世界。“世界甘薯看中国,中国甘薯看徐州”的说法从此广为流传。

在一望无际的小麦试验田中,徐州农科院小麦研究室主任冯国华指着一小块麦田告诉记者:“这种麦苗已经培育了八年,还有差不多两年就能培育完成。徐麦1号、徐麦2号……一直到现在的徐麦39号,每一个号码都浓缩了我们十年左右的心血。”

在保证“米袋子”充足的同时,徐州育种人把目光也瞄准了“菜篮子”。

“大呼的辣椒大呼的油”,徐州人的饮食中有一样东西不能缺——辣椒。徐州人不仅能吃辣,更能培育出优质的辣椒种子。

国内唯一的“辣椒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邹学校曾说:“沛县作为全国优势辣椒育种主产区之一,不仅有良好的气候条件,而且科研基础扎实。”2019年6月,他与位于沛县的恒润高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了“企业院士工作站”,双方共同研发的恒椒28号、润线958等新品种畅销全国。

鲜为人知的是,徐州早在50年前就开始注重辣椒的育种。

上世纪七十年代,沛县敬安镇农技站站长卢本欣在自家地里培育出了两个辣椒杂交新品种——沛椒1号、沛椒2号,其抗病性、产量都较本地常规品种有大幅提高。这一成果获得沛县人民政府颁发的科技进步一等奖。随后,卢本欣找来几户农民一起探索辣椒育种,结果当年便大获成功,亩收益近万元。此后,他不断进行辣椒育种研究及育种技术的改进与创新,农户收益逐年提高,辣椒育种产业在敬安镇不断发展壮大。

随着市场需求的多样化,育种产业也更加精细化。敬安镇培育出的辣椒种子,根据口味、品种、习性的不同被销售到了天南地北。例如,“巨无霸”系列因果实大、辣度适中,畅销山东、江苏等地;“辣天下”系列因辣度高、适合制作火锅制品,遍销云南、贵州、四川。

除辣椒外,徐州地区甘薯、小麦等作物的育种也更加多元:有富含类胡萝卜素适合烤着吃的黄肉甘薯、有适合作为工业酒精发酵淀粉原料的白肉甘薯,甚至还有抗旱适应性强的观赏型园艺甘薯。

一盘棋的考量

当前,虽然我们的“米袋子”“菜篮子”“果盘子”总体充足,但种业自主创新能力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不小的差距,如胡萝卜、菠菜、洋葱、高端番茄等,其种子资源均不同程度存在着对外依赖的情形。

此外,很多地方存在重产业轻研发的现象,不愿或较少在研发创新方面予以投入,长此以往就会进一步拉大技术方面的差距。

以徐州为例,从20世纪80年代末就开始引进食用牛蒡栽培的丰县,已形成较为完整的产业链,牛蒡种植技术与产品研发均位居国内前列。但遗憾的是,丰县牛蒡的种子和辅料大都来自日本,本地育种科研支撑还比较欠缺,难以进一步提高牛蒡核心竞争力、开拓国际市场。

在这样的背景下,徐州应当如何立足本地实际,抓好育种这件大事?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育种界流传这样一句话:没有种质资源,农业育种创新将成为无本之木。

徐州农科院甘薯育种研究室副研究员后猛告诉记者:“每一种种质资源都蕴含着丰富的遗传多样性,优异的基因越多,越有可能结合出优质的种子,尤其体现在抗病性上。”

后猛介绍,我国很多领域缺乏种质资源,一方面是因为一些作物本就起源于海外,近现代才流入国内;另一方面,种质资源没有得到及时保护,也会导致种质资源严重流失。

近年来,随着甘薯近缘野生资源和国外资源的引进,徐州的种质保护工作极大丰富了我国甘薯资源的种类,拓宽了甘薯的遗传背景,为我国甘薯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奠定了物质基础。

为保护好甘薯种质资源,徐州建成了国内保存种类和数量最多、遗传多样性最丰富的甘薯种质试管苗保存库和田间资源保存圃,保存的种质类型已扩增到10个,保存资源数量超过1200份,其中通过鉴定评价创新种质材料20余份。

光有种质资源还不够,要让这些种质资源成为种业的振兴之宝,最终还要依靠科技的力量。

记者了解到,目前我国小麦种植品种多以中筋小麦为主,包括徐州农科院小麦研究室新申报的“徐麦39号”也是中筋小麦。这种小麦蛋白质含量和面筋强度中等,适于制作面条或馒头。但随着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对蛋糕、饼干、面包等制成品的需求越来越大,而做面包要用的强筋小麦、做饼干蛋糕要用的弱筋小麦,都需要专门进行育种。徐州农科院副院长李强介绍,徐州农科院现在正致力于向“优质多抗强筋小麦”冲击,力争以“高精尖”的种子培养出新的小麦产业优势。

此外,记者走访多家育种产业园发现,育种行业在销售和售后服务、品种管理和市场监管等领域也亟待完善提升。

“由于研发周期长,很多中小种企不愿也不敢将大量资金投入科技攻关,部分大公司没有品种权,只是代繁或者经销,技术含量低、竞争力差。”新安集团草莓技术总监王健认为,比较理想的模式是由科学院技术入股,公司出资推广、培训农民,让农民有赚头、有积极性,将资源优势有效转化为产业优势,从而达到良性循环,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种业企业。

新闻爆料:0516-82345678  商务合作:0516-85792397 13775881757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