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页 > 徐州新闻 > 社会 > 正文站内搜索:
男童发热送医 医生没皮试打头孢 孩子身亡
时间: 2016-3-22 来源: 中国徐州网-彭城晚报 编辑:孟皓 前往徐州社区参与讨论
  核心提示: 丰县卫生局:目前调查表明,村卫生室给患者使用头孢药物时确实没有皮试;范楼镇政府正在协调这起医疗纠纷

 

  活泼可爱的丰县3岁男孩轩轩(化名),3月15日下午在幼儿园上课时老师发现其发烧37.7度,奶奶带到耿庄村卫生室诊治,医生在没皮试的情况下给孩子打了头孢。轩轩的外公高先生说,孩子当时就不行了,送到范楼镇医院时,医生宣布早已没有呼吸和心跳,又送到徐州市儿童医院,孩子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直至昨日,虽然丰县各级部门已经参与协调,轩轩家人仍未和耿庄村卫生室达成赔偿协议。
  ●网帖:
  三岁孩子被乡村医生一针打死
  3月20日晚,网友“简单就是美”在《丰县论坛》上发表了帖子,帖子中说:“他是个三岁的孩子,被乡村医生给一针打死了,可怜的孩子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孩子的妈妈目前怀有八个月的身孕,茶饭不思,孩子的爸爸快要疼疯了……”
  帖子中还附了几张照片。第一张照片是一个很神气很惹人喜爱的小男孩,穿着红色的短袖T恤,黑白格子的背带裤;第二张却是一张祭桌和一个小小的棺材,祭桌上摆放着男孩的照片和玩具;第三张照片是一张白纸,上面写着:“2016年3月15日,3岁男童发热37.7度,医生没量体温,没有皮试,就给孩子打头孢,引起过敏休克,医生不给抢救,导致孩子当场死亡。事后该医生携家人逃跑。相关负责人一直不露面,至今一直拖延,未有结果,请相关部门还我孩子一个公道。”
  跟帖的网友纷纷表示哀悼和惋惜:“可怜的孩子,希望有关部门能公正处理。”有的认为:“才37度多不应该打针的,不该给孩子打抗生素的,还用头孢。”还有的建议“做医学鉴定”。
  ●事发:
  没量体温没皮试就打了头孢
  昨日上午,记者联系到帖子里出事男孩的外公秦先生。秦先生说,他的外孙名叫轩轩,3月15日出事那天只有3岁零一个月大,家住丰县耿庄村,在村里的幼儿园上学。那天下午两三点钟,轩轩奶奶接到幼儿园老师电话,说轩轩有点发烧,量了体温是37.7度,最好带到医院看看。
  据轩轩奶奶介绍,轩轩前几天身体就不太舒服,在村卫生室打过一次小针,用的药是头孢,当天下午又来到耿庄村卫生室,卫生室的边医生给孩子塞了一支体温计。但体温计还没拿出来,边医生就把药配好了给轩轩挂水,挂的还是头孢。
  “刚挂上没几分钟,轩轩妈妈就来了。她一看挂的是头孢,就问边医生说,孩子半年都没挂过水了,挂头孢怎么不皮试?”轩轩奶奶说:“边医生满不在乎地说,不用皮试。可话说完没一会儿,轩轩就蹬了几下腿,然后嘴唇就发青了。”
  按照两位老人叙述,当时轩轩的妈妈和奶奶就着急了,喊边医生抢救,边医生刚开始说晕针没事,后来让他们马上送到镇卫生院。轩轩妈妈要求叫救护车,边医生还说用不着,骑电动车去就行。
  轩轩妈妈自己找来一辆面包车,将轩轩送到了范楼镇卫生院,卫生院的医生说孩子已经没有呼吸和心跳了。轩轩妈妈不甘心,又租车来到徐州市儿童医院,但还是没能将孩子抢救回来。
  ●协商:
  医生只愿赔偿20万
  中午还活蹦乱跳的孩子,下午挂了头孢人就没了,轩轩的亲人都难以接受。
  秦先生说,轩轩的妈妈已经怀孕8个月,轩轩还经常猜测自己会有一个弟弟还是妹妹,然而他再也看不到了。爸爸在新疆打工,听到消息后连夜坐车赶回来。
  次日轩轩家人来到边医生家里讨个说法,发现大门紧锁,一家人都不知去向。他们又来到镇卫生院,也没找到相关负责人。
  3月17日,他们找到丰县卫生局反映情况,得到的答复是“18日下午三点到范楼派出所协调解决。”然而18日下午他们却没有等到人。
  调解的时间改在19日上午9时,丰县卫生局两名股长来了,边医生也现了身,承认他对此事负全责,称可以赔偿20万,但秦先生一家人的要求是100万,由于差距过大,调解无果。
  “现在轩轩妈妈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已经不太正常,一家人都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我们还会继续讨说法。”秦先生说,现在不能听人提到轩轩的名字,一提就全都是眼泪。
  ●相关部门:
  正在协调处理
  本报记者拨打耿庄村卫生室边医生的电话,无人接听。
  丰县卫生局的于局长(音)称,范楼镇政府正在协调这起医疗纠纷,已经建议患方走司法程序,但他们不同意,协商也没有达成共识。目前调查表明,村卫生室给患者使用头孢药物时确实没有皮试,但事后有抢救行为。具体过程仍在调查之中。
  范楼镇卫生院徐副院长说,轩轩在耿庄村卫生室输液之前,已经打过一次肌肉注射的头孢小针,没有皮试,打过没有任何不良反应,3月15日输液时也就没有皮试。头孢药物的说明书上并没有要求皮试,但因为注射头孢发生过敏还比较常见,所以上级主管部门曾经下函要求必须皮试。至于事发后边医生有没有抢救,具体细节她并不清楚,但送到范楼镇医院时他是跟着过来的。
  “家属情绪过激,把村卫生室都给砸了,这也可以理解。村卫生室是边医生自己经营的,镇卫生院只负责管理,经济上不挂钩。赔偿的话应由村卫生室来赔。现在县、镇两级主管部门都很重视,还在协调解决。”徐副院长说。
  文/记者 吴云 实习生 杨世荣
  图片来自网页

版权声明: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徐州日报、彭城晚报、都市晨报、中国徐州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保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如擅自转载、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及其旗下媒体已经委托有关部门收集相关证据。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
视频
专题报道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营销服务 - 本站历程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共徐州市委宣传部主办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承办
中国徐州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9-2010 徐州报业网络传播有限公司 制作维护
苏ICP备05003658号 苏新网备200602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视听许可证1009344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0014号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00电信用户申诉受理中心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徐州报业传媒集团常年法律顾问单位:江苏义行律师事务所
晨报热线:0516-85800100 晚报热线:0516-85608110 日报热线:0516-82345678
联系电话:086-0516-85690317 85805907

苏公网安备 32039302000101号